家书万金
情系桑梓

  侨批是维系海外华侨华人与家乡的经济与精神纽带,对侨眷的生活和侨乡的建设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彰显了海外华侨华人与祖国同呼吸同命运的赤子情怀和爱国爱乡、海纳百川、乐善好施、敢拼会赢的精神风貌。

As a financialand spiritual tie between overseas Chinese and their domestic dependents,Qiaopi plays an important role in maintaining the life of domestic dependants and promoting the construction ofdomestic hometowns of overseas Chinese and demonstrates their patriotism,love for their hometown,tolerance,benevolence and diligence.

顾家赡养

  海外华侨身在异国,心系故乡,稍有积蓄便寄钱回家,赡养父母、妻儿,甚至仅一元钱也要掰成两半,一半生活,一半养家。一封封侨批内容虽为家庭琐事,却充满了浓浓的思亲孝悌之情,随之而至的侨汇更是维持和改善家庭生活的重要保障。

  根据郑林宽《福建华侨汇款》,20世纪30年代华侨汇款占福建省华侨家庭收入的80%以上,这意味着侨汇几乎成为他们维持生活的唯一来源。

  民国时期厦门地区华侨家庭合影。当年像这种“男人出洋,妇女在家”的华侨家庭甚为普遍。

  一张长五寸、宽三寸的信笺融入了华侨对亲人的深深思念和关怀。图为1921年马来亚华侨谢再考寄给母亲的侨批,信中提及生意难做,知道母亲染红疾,心酸不能服侍,寄银并嘱分发给4位叔叔,思亲之情跃然纸上。(泉州市档案馆提供)

  1928年新加坡华侨郭懋岸寄给福建同安澳头顶后村乡祖厝妻子李氏的侨批,除了汇款之外,他还给家人送去了新春的问候。

  1934年印尼泗水华侨郭溪泉寄给泉州浮宫城内社妻子何氏的侨批,信中告诉妻子,家中小孩要及早入校读书,否则会变成无用之人。

  1928年菲律宾华侨林老全寄给同安美人山前林梧桐的侨批,信中提及如何正确处理家庭关系,要家和万事成。

  1939年越南华侨洪宗祥寄给姑婆的侨批,信中提到由于战乱,生意十分艰苦,同时给家人寄回国币4元。

  1929年菲律宾马尼拉华侨蔡善本寄给泉晋南门外妻子王氏的侨批,信中谈到寄回的钱款用于归还欠款,余下的充作家用。

  华侨不仅汇回钱款,还寄回海外物品。图为1935年印尼华侨琦瑛寄给福州南台邱信亮的侨批,信中谈到他托人携带牛肉爬、燕窝和虾饼给家人。

  1951至1952年间缅甸华侨王华水寄给母亲、姐夫和侄子的侨批,信中提及汇款回家建筑房屋,并详述了房屋的设计、结构和备料等内容。

版权所有 福建省档案局(馆) ALL RIGHTS RESERVED.

福建省档案馆地址:福州市大学城中心共享区明德路2号 邮编:350108 闽ICP备050352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