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情怀

  侨胞们虽身居海外,却心系祖国,在辛亥革命和抗日战争时期,广大爱国华侨义无反顾,慷慨解囊,甚至不惜捐躯为国,为实现民族复兴、国家富强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胜利立下了不朽功勋。

  1940年,爱国侨领陈嘉庚率领南侨回国慰劳视察团回国慰问抗日军民及关于南侨回国慰劳回国日程安排等事宜给福建省政府主席陈仪的函。

  辛亥革命爆发前后,海外闽侨志士积极追随孙中山从事革命活动,立下了不朽的功勋。福建光复前后,闽籍侨胞捐款总数就“不下二百万元”。图为1910年孙中山在新加坡与部分同盟会会员合影。

  辛亥革命期间,菲律宾华侨、同盟会会员陈松铨寄给黄开物的侨批,信中提到了同盟会菲律宾分会通过演出现代戏进行筹款和筹办《公理报》的情形。(黄清海提供)

  辛亥革命期间,同盟会菲律宾机关报《公理报》主编吴宗明寄给黄开物的侨批,信中请黄开物支出50元作为革命经费。

  1928年菲律宾华侨郑道东寄给母亲的侨批,批封背面印有“奉劝诸君要记得,东洋货色买不得。如果买了东洋货,便是洋奴卖国贼”的宣传戳。

  “九·一八”事变后,海外华侨发动了抵制日货的运动,许多侨批宣传戳印有“抵制日货,坚持到底。卧薪尝胆,誓雪国耻”等内容。

  1937年8月17日,国民政府发行“救国公债”,得到了海外华侨的积极响应。这封由菲律宾寄往晋江的侨批,批封背面盖有“请购救国公债”印戳。

  1939年菲律宾华侨援助抗敌委员会颁发给晋江籍华侨詹廷团志愿缴纳救国常月捐的证明书和菲律宾华侨陈德平寄给詹延团的侨批。(黄清海提供)

  1939年厦门同安籍菲律宾华侨康起图寄给妻子王申妃的侨批,要求家人应支持国内抗战,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泉州市档案馆提供)

  1946年菲律宾华侨郑勋专寄给福建晋江永宁郑祝治的侨批,信中讲述他在日本侵占菲律宾三年多时间里遭受日军追杀及百姓、亲人被日军杀害的所见所闻之惨况。(苏通海提供)

祝治吾姊青睐:
  忆自日寇隔菲岛三年余,于兹未能通于尺素者,甚为念念,惟有遥恭身清泰、阖宅平安为颂也。兹有启者:弟年于新历九月廿日由交通银行汇呈国币壹佰仟元正(票单见下列),但未知此款径照收到否? 祈即回音示慰是要。但现今有邮局可通,弟特此以书面谈,大量吾姊亦甚喜闻。弟谨将在日寇里暗中经过情形报告。忆自一九四一年十二月初八日,日寇飞机炸垊,全岛民众甚是惊慌。越不日,日军登陆垊市,对于怡朗州府人心亦然。使本年四月十四(日),日军登陆怡朗,华侨才【财】产全被菲政府唤菲民取劫,弟之木寮以及舍岳之店全被劫一空。所幸者,弟等早先二日逃避山里,致无生命之险。斯时起,弟等与舍岳避居山尘,全是株守坐食。越五六个月时间,菲民组织游击对【队】,而日寇闻此信息,每有进剿之举。游击军再逃避入山尘(移此处乃弟之避居之所),弟等初时亦不以为意,对于生活费甚然恐慌。弟即组织小生活计,暂时造花生糖以及卷纸烟过日。此二种生活全是卖军部。至一九四二年,日寇大举兽性,举行大屠杀,于弟前居之社杀起,逢人便杀,逢厝便烧。朗肴蔗园乃华侨业产,被杀华侨男童女幼八十四人。日军再前进入山尘(此乃弟避居之所),幸天老爷庇佑,日军此对【队】菲奸领对【队】的乃是弟避居地主之兄弟,及抵地幸有小山头阻隔,此菲奸即对日军婉言无路可通,即转别路前进。不然经于一九四二年九月十日起就无见面之时矣。此次进行大屠杀将及两星期之久,华侨被杀者百念余人,菲人被杀者三十六千人以上,情形甚是可惨,不可言状。就此事发生后,弟等朝夕转移大山林之中,居住朝不见日,夜间草蚊甚多,居住二个月有余,实人间之地狱。至是年十二月廿六日,忽怡朗市友人以及舍岳之亲叠到四人传来信息,均报告弟与舍岳因与游击军往来,是菲奸报告日军部引起日军注意,要捉弟等全眷(但此事亦确,弟等实有与游击长官甚蜜【密】)。弟等闻此信息,甚事【是】心惊胆跳,即与舍岳等会议,要远走高飞,均皆

同意。越二日,乃是年十二月廿八日,弟先偕弟妇乃【及】小儿显祖、显宗,并岳父二内弟先逃走出“办乃岛”。此乃怡朗市大忠由小帆船渡过,海中航逞【程】经三日夜即到达目的地。此地名曰奚雁智,岛屿地形,孤岛浮起海中,亦是华侨产鱼之区。到目的地后二日,忽小儿显祖惊风,其症颇极【重】!幸当地华侨有药可救,致无生命之危,越三星期即能暂走。斯时耳,亦生活所迫,弟即下决心往垊一行(在弟之意,与舍岳父共商,待弟由垊回来即要再往大陆,偕岳母等来此地居住)。岂知弟菲岛三天,舍岳与舍内弟一人先回大陆。及弟回岛时,尚未见舍岳等回岛,弟甚是忧虑,每逢小船来岛再【载】鱼者,即秘蜜【密】调查,全无信息。至二个月有余,忽传来耗报,舍岳等全眷九人在中途被日寇惨杀,人财一空!弟闻信之后甚是怨惜。日寇兽心之毒,甚至六岁幼女无过亦作刀头之鬼,实之令人痛心矣!若论此事,弟亦不幸中之大幸。若无往垊,弟能避免否?亦同 【归】于尽,亦未可知也!此是三年余过逞【程】中之所遇也。但弟现在居住原岛屿Aegante Carles Iloilo,若由邮局转信可到。但未知三年余,吾姊在国对于生活如何?其即示告是幸。但弟之意,待明年二三月间偕全眷回国一游未亦可知,但未稔吾丈现际有信回国否?祈示告。惟无别陈,顺此之便附去信局函告,并附国币壹万元,到祈查收,祈即拨董光坪收壹仟,林登钞收壹仟,伯南收壹仟,南灏收壹仟,余者作为吾姊家用,望回音示慰。
  另者,弟现际有小儿三个,第一名显祖,第二名显宗、第三小女名美丽。顺此告慰,并祝妆安。
                                     弟郑勋专 泐
               民三四、十一、三日 书(此信延至一九四六年正月十五日付)

版权所有 福建省档案局(馆) ALL RIGHTS RESERVED.

福建省档案馆地址:福州市大学城中心共享区明德路2号 邮编:350108 闽ICP备05035293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