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主题文学佳作欣赏 | 《第三封侨批》

2022-09-22 12:09:00        字号:    

 

  去了槟榔屿两年多的家明,终于写信回来了。
家明的妻子雪梅拿着家明寄来的信件到学堂里找教书的李子君,子君是家明的发小和同窗,两人的关系不是亲兄弟却胜似亲兄弟。
    子君看了眼信封,信封最右行是地址,左行写着“附港币陆拾圆”,中间一行写的是:“张雪梅吾妻启”,字迹苍劲有力,确实是家明的亲笔手书,子君拆开信件,扫了一眼,读了出来。

贤妻雪梅见字如晤:

母安好?子君兄安好?吾子是男是女?吾谋得某司文书一职,一切尚好,勿念。吾在外,家全凭贤妻操持,甚是劳苦,余心实愧。
吾惊闻日寇犯我中华,全民抗战。今寄港币六十元,一半家用,一半资政府抗战,虽杯水车薪,然吾海外男儿一片赤诚之心,切记。

中华民国二十六年九月十日

 

 李子君读完止不住叹道:“家明兄还是那么关心国家,如果他能多读几年书,一定能为我们国家和乡里做出更大的贡献。”
2    家明父亲在世时,原还有有两亩多的良田,日子虽谈不上富裕,但也能凑合过日子。家明的父亲为了子孙有出头日,一咬牙不让家明去田地里干活,家明在六岁时与同村又同龄的子君在同一私塾里上学。
    家明天性聪慧,读书又极为刻苦,很快就是同龄里功课最好的学生,连私塾老师都对他偏爱有加。
    可惜三年塾业未满,家明的父亲得了一场大病,家明只得在老师的不断叹息声中停了学业,与母亲专心照顾父亲。父亲病后,家里几乎丧失劳动力,原本并不宽裕的生活更显拮据,不得已,家明母亲不顾家明父亲的劝阻卖了一亩地给家明父亲治病。但也只是拖延时日而已,家明的父亲挣扎了两年,终究还是撒手人寰,留下了这一对孤儿寡母。
    为了体面操办家明父亲的丧事,倔强的家明母亲又卖了仅剩的那一亩田地。后事办完后,家明和母亲相依为命,靠着给人帮佣、干农活勉强度日。
    家明十四岁时,母亲用做短工挤牙缝存下的一点钱,买了两头猪仔,经过一年多的细心照顾,猪终于可以出笼了。卖了两头猪,家明的母亲开始托媒婆帮忙张罗家明的婚事。
    家明的母亲确实很精干,她要找的儿媳妇最好能比家明大。很快媒人就来回复,临近不远村,一张姓农户有一长女已经十八还没有婚配。
3    雪梅也是苦命的女人,八岁就没了母亲,下面有两个弟弟,雪梅很小的时候就与父亲扛起了家庭重担。常年的劳作让雪梅的皮肤略显黝黑,虽然身材瘦小却能挑起百斤重担。雪梅没有任何怨言地照顾两个年幼的弟弟。
    雪梅已经年满十八,仍然想继续为家庭分担,但她的父亲实在过意不去,又担心误了女儿终身,便也托媒人给雪梅寻个婆家。
4    家明原本也不想结婚,他实在不忍心两只猪的钱就这样没了。但是“不孝有三,无后为大”,许家已经两代单传了,家明的母亲绝不能让许家的香火断在自己手上,不然家明的父亲泉下有知也不会原谅自己。
    双方的父母见面时,几乎一拍即合。雪梅大家明三岁,再合适不过的年龄,雪梅父亲也喜欢家明的斯斯文文、知书达理,两人很快就成了亲。
    婚后的生活,略显平淡,雪梅几乎包揽了家里内外的劳作,农忙时也与婆婆外出打短工,家明则偶尔帮人代写侨批补贴家用。
    雪梅虽然不识字,但任劳任怨,吃苦肯干,又尊重有知识的丈夫,所以与婆婆相处也很融洽。家明刚开始虽然有点默然,但很快就接受了家里这个新成员,两个人的感情在平淡中逐步升温。三年后雪梅的肚子也渐渐鼓了起来。
    家明虽然只有十八岁,但是思想愈趋成熟。这几年,乡里下南洋谋生的年轻人越来越多,这些同乡去了几年后,往往都能寄些银钱改善守在家里的亲属生活,有的乡亲还用海外乡亲的汇款在家乡建了漂亮的“番仔楼”。
    家明毕竟年轻,怎么可能对身边的变化不为所动。他跟母亲和雪梅商量起跟乡亲们一起下南洋的计划,母亲略有不舍,但雪梅表示支持,母亲也就没再坚持。家明在雪梅临盆三个月前与一帮乡亲去了遥远的槟榔屿,这一去就是两年,连家明的儿子继祖都会喊“阿嬷”和“阿母”了。
5    当雪梅拿着六百元托子君全数捐给政府抗战时,子君惊讶得半天说不出一句话。
    “雪梅,家里现在也不容易,家明也只是让你捐一半就可以了。”
    “家明就是怕我们困难,才留那么多给我们的。但再难也没家明在外难,更没有那些打仗的人难,我婆婆也认为应该都捐给我们的政府。”雪梅的语气平淡中显示出几分坚毅。
    子君怎么都想不到这个大字不识的妇女竟然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越发对这个弟妹产生几分敬意。

 

第二封侨批
1    雪梅决定主动写信给家明,因为家里的生活条件已经比以前好多了。
    距离第一封侨批至今竟然过去了14年,14年国家经历了抗战、内战、新中国成立。家明的家里也分了地,儿子也去了省城读书,雪梅感觉到日子正在一天天变好,实在遏制不住对家明的思念,与婆婆商量后,托子君给家明写了一封家书,劝家明回来。
    距离收到家明的信后已经过去了十四年,子君和雪梅心里都没底,他们不知道家明究竟能不能收到信,但无论如何都应该试一试。
2    收到家明的信时已经过了半年。雪梅第一时间就找到了新小学堂里正在教书的子君。子君正在教授新的语文课本,雪梅虽然有些按捺不住兴奋,但还是等到学生放学后再进入教室找子君。
    子君也激动不已,认真端详了信封半天才小心翼翼撕开信封封口,抽出信件,照例是先大略扫描了一眼,然后再细细对雪梅读出。

贤兄、贤妻见字如晤:

前寄来信件复念数十遍,激动不已,今心绪稍平方复信。
前因我司受战祸影响,几易其地,故未能及时报知。今方安定,闻母亲大人、子君兄、吾儿甚好,心自安。每思家里已有田地,皆夜不能寐。
余在外多年,未能担寸责,余心有愧。家里内外,皆赖贤妻尽心操持,不胜感激。吾待本公司业务交接后即刻返乡与家小相会,勿念。
……

李子君念到此处,雪梅黝黑的脸上竟然有些泛红,露出些许羞态。

……
悉闻我新政府入朝抗美,吾在外华人闻之,皆互相泣告。皆曰吾海外同胞自此将不再受外夷凌辱矣!特此奉港币一百二十元,贤妻自留二十元,剩余代吾捐给新政府抗美之资。此新政府才是吾人之真正政府,吾等亦有守土之责,祖国万岁!

公元一九五一年十月八日

 

 “家明还是那样的性情,一点都不曾改变。”子君不由得赞叹道。
3子君再一次被雪梅的决定震惊到。
“全部捐出去,我没听错吧?”李子君觉得不可思议,吃了这么多年苦,眼前的这个女人竟然还要把家明寄来的钱全部捐出。
“是的,其实自从共产党给我们大家都分了地后,日子已经好了很多,继祖也在省城读书,婆婆也还能下地干活,我们的本意就只是想让家明不用在外受苦,可以回来一家团圆。”
雪梅停顿了下,继续说:“家明很想为我们自己的政府做些贡献,我和婆婆商量后也觉得应该把钱捐出去支持国家买飞机,听说北方的人都在给朝鲜的志愿军炒面,而我们能做的,也就只有捐款这些了。”
子君终于明白为什么家明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去南洋谋生了,家明是在南洋飘荡的风筝,但风筝的另一头却始终是雪梅在牵系着,妻贤如此,夫复何求?

 

最后一封侨批
1家明第二封信收到后,雪梅就开始有了新的盼头。只是这个盼头,不知不觉等了近两年,两年里竟然没有家明的任何消息。
这天,雪梅忙完田地里的活,扛着锄头回家里。婆婆手拿着一封信件正在家门口焦急地等待。
见到婆婆,雪梅丢下了锄头,忙问:“来信了?”
婆婆不住点头:“是啊!是啊!你快拿去看看,家明说了什么。”说完把信递给了雪梅。
雪梅水都来不及喝一口,就急忙往学校赶。
2学校刚下完课,子君刚一出教室就迎面碰到雪梅,他连忙把雪梅迎进教室。
接过雪梅递来的信件,子君看了一眼封面有些歪歪斜斜的字迹,有些疑惑。他撕开了信封,照例先大略看了一眼,他呆住了,身体开始略略发抖。
雪梅也感受到了这份异常,小心问道:“子君兄,家明怎么了吗?”
这应该是子君最难读的一封信了。
子君忍着巨大的悲痛对雪梅说道:“雪梅,你要有个思想准备。”
“家明到底怎么了?”雪梅声音有点颤抖,她已然明白家明一定出事了,但她女人感性的一面还是让她抱有一丝希望。
子君尽力控制住自己的情绪,双手拿起信件哽咽地读出来了。

贤妻见字如晤:

吾前偶染风寒,未及就医,竟成绝症,自知时日无多,特留此信以托后事。
吾积蓄一千二百港圆,你自留一千港圆。吾子托付子君兄代为照看,期子君兄代余为子成家。
吾母尚能自处时,托子君兄偶去照看,若母上百年,由子君兄与吾子共同料理后事。
余在外飘泊实赖贤妻操持内外,余心实愧汝,汝万莫为吾守寡。汝善用一千港圆,切记找个殷实人家,以免再受苦。若此,吾心稍安。
未曾见吾子,未及报贤妻赡养吾母与子之恩,甚憾,余有来生,愿化牛马,以报贤妻之德。
体力难支,留笔于此,雪梅吾妻,今永决矣!
公元一九五三年八月二十日

 

 短短的几百字,子君念的每个字却都深深击穿了雪梅的内心。虽然内心已经做好了一万次的心理准备,但当子君念完信后,她还是感觉到了天旋地转。若不是子君连忙搀扶,她早就瘫软在地。
但是雪梅此刻不能倒下,她还得回去把消息告诉婆婆。
是子君陪着雪梅回去的,这对命运多舛的女人抱头痛哭了很久很久,子君和一帮亲友,怎么拉都拉不开。
3雪梅再次出现在子君面前时,虽然有些憔悴,但眼神却愈发坚毅。
“什么,你要把家明留给你们的钱全部捐出去?”
“是的,我和婆婆商量好了,以家明的名义全部捐出去。”雪梅回答的每个字都很平淡,却有一种让人不容置疑的坚定。
子君这次没有再劝雪梅,问了一句:“你们打算捐给什么部门?”
 雪梅挤出了一丝微笑,回了两个字:“学校。”
“学校?”子君完全没有想到雪梅会把钱都捐给学校。
 “是的,家明去槟榔屿前就跟我说过,他这辈子最遗憾的就是没能完成学业继续深造,他去槟榔屿就是想赚钱回来给乡里办教育,让乡里无论富贵贫穷的孩子都有书可以读,他说,不能让他失学的悲剧再发生在下一代了。”
 雪梅的每个字语气都很平淡,子君却早已经泪流满面,他怎么都想不到这才是家明去南洋的真正原因。他还想再问些什么,却马上意识到无需再问,因为一旦问出来就是对这个女人的亵渎。
4新教学楼建成时,雪梅和婆婆都受邀参加教学楼的落成典礼。她们两个人以没有文化婉拒了发言邀请,在台下的主席位听到子君的发言后,热泪盈眶。
子君用尽量平稳的语调说道:“新的教学楼能够落成,全靠海内外乡亲的捐助和鼎力支持,这里我要特别提到一个人,他是我最好的朋友,他身在南洋,却再也回不来了,但他的心始终在我们家乡,始终和我们在一起,我想,如果今天他也在现场,他应该会开心地看着同学们在新的教学楼里上课读书吧……”

尾  声
光阴荏苒,雪梅给婆婆送了终,自己也当了婆婆、奶奶,一直到当了太奶奶。孙辈五男二女,终结了许家三代单传的命运。曾孙辈们都很优秀,好几个还考上了大学,有一个在大学的时候就入了党。许家内外子孙几十人,逢年过节,内外子孙们最喜欢绕着雪梅周围逗她开心。
雪梅腿脚行动越来越不便了,但仍然坚持每天拄着拐杖绕着村庄小走一圈再回屋里。她每天午休时一定要把一个锈迹斑斑的铁盒抱在胸前躺在摇椅上才睡得着,任谁劝了几次她也没有放下铁盒。
这天雪梅的午休时间超出了平常近二十分钟,曾孙女正要走过去叫醒太奶奶,却看到雪梅护着铁盒的一只手滑向了一边,铁盒应声落地,本就松散的盖子也蹭离盒身,里面的宝贝总算露出一角,是几张已经泛黄的信封和信纸……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