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主题文学佳作欣赏 | 侨批里的教育兴国梦

2022-09-22 12:09:00        字号:    

 

“侨批”是海外华侨华人寄给国内书信和汇款凭证的合称,在通信不发达的年代,侨批见证了海外华侨华人移民创业的历史,记录着他们为故乡社会发展所作的贡献。2013年,侨批档案入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名录》,成为“世界记忆遗产”。家乡泉州是全国著名侨乡,因此也是福建侨批的主要集中地。在没有互联网、交通和通信都相对落后的年代,远隔重洋的人们总能在祖国报年钟声响起时,勾起浓浓的乡愁。于是,侨批这种信、汇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便扮演起了海外潮人与家乡联系的纽带角色,“侨批”这种特有的方式,将感情通过笔墨沉淀在批信上、糅合进批款中,并一起折叠进了侨批的信封之中,寄给国内的亲属除了批款和慰问外,是一颗赤子思乡之心,更有一份浓浓的兴国之梦,而这一份梦想就寄托在每一封侨批之中。
为了了解更多关于老一辈华侨在教育子女上的往事,在一个周末随父亲来到泉州市档案馆翻阅资料。在琳琅满目的侨仳资料中有这样一段记载: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6月11日菲律宾华侨颜华辉寄给石狮钞坑叔母的侨批中,谈到的同样是教育问题,“……二位小弟入学与先师,钱钞不必多计看……”从侨批中可以看出,兄长出洋在外打拼,家乡还有两位小弟在上学。远在菲律宾的兄长来批对他的叔母说,只要雇得到好先生,钱不必多计较。可见,在海外的华侨,不仅仅只是重视子女的教育,对于家中亲人的教育,都是牢牢放在心里的。
中华传统尊师重教思想是深入泉州华侨的骨子里的,他们不仅重视自家亲人的教育,若有余力,绝不推脱,捐资帮助家乡办学。长期以来,旅居海外的泉州华侨始终不忘故国桑梓,尤其是心系青少年的教育,即便他们在海外从事的工作是“引车卖浆者流”,依然十分重视家中亲人、家乡子弟的“读书”问题。从泉州市档案馆的侨仳中寻觅泉州华侨尊师重教的感人故事。父亲在孩子的教育从来都是家庭中负有主要责任的,所谓的“养不教、父之过”,说的就是压在父亲肩上的如山之责。但是对于许多背井离乡的人来说,父亲是无可奈何的,对于孩子的教育只能由留在家里的妈妈来承担。这里有一个小故事,来自菲律宾的华侨陈璜煏先生在1937年6月26日寄给晋江永和许厝妻子的侨批中写道:“……可使其继续入学,肄业亦是无妨……”作为父亲来说,孩子的成绩总是最重要的。但是在这张发黄的侨批上,陈璜煏先生却不然,或许是他儿子的学习成绩并不是很好。所以,作为父亲的他认为,只要孩子能够继续读书,哪怕是肄业也是不要紧的。由此可见,他对孩子的读书受教育是多么的重视。
前面所提的些许事例说的都是对华侨家庭孩子的教育。其实,不仅仅是个人小家庭,对于故国家乡后代的教育同样让海外的侨胞牵肠挂肚。根据《泉州市华侨志》不完全统计,“民国时期泉州地区华侨捐资家乡教育事业,由华侨捐资创办的学校总数就达到269所之多,侨助、侨建的公立和教会办学校1291所。1949年至1966年,泉州地区华侨捐资教育事业总金额2105.21万元,年均捐资额123.8万多元……”这里有一封旅菲华侨蔡宁广先生致他的哥哥蔡济达先生的侨批,里面说的就是家乡学校的建设问题,“……对于建筹校舍问题现已募款。关于开始日期,决定年尾须向户主言明为要。弟赴常月会,定本月廿日开会。应当如何,再历下函告知……”在此之前,蔡宁广先生已在旅居地拜访了同是华侨的乡贤,募集了若干款项,并商定在年末建设乡校校舍。由此可见他的决心和愿望是多么的强烈。
走出档案馆时,我的心情依旧难于平静。这里留下的一份份见证了历史岁月的侨批,是多么珍贵的世界遗产呀,是多么值得我们后人好好地珍惜和保护!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