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建日报:一纸侨批 满腔家国

2022-07-28 16:07:00        字号:    

一纸侨批 满腔家国


核心提示:我省是全国著名的侨乡。2013年6月,福建、广东的“侨批档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这是我省首个入选世界记忆遗产的项目。2021年11月将施行的《福建省侨批档案保护与利用办法》,在职责设置、管理制度建设、共享利用体系建设、研究开发等方面依法进行规范,将有助于保障侨批档案的有效保护、共享利用和适度开发,为讲好中国故事提供新的蓝本。

一部聚焦“侨批档案”的纪录片《百年跨国两地书》近期热播,再次将这一珍贵的世界记忆遗产带回人们的视野。
一纸侨批家国情,千里尺素抵万金。2013年6月,“侨批档案”成功入选《世界记忆名录》,这是迄今为止我省唯一的世界记忆遗产。
2021年10月12日,《福建省侨批档案保护与利用办法》(以下简称《办法》)经福建省人民政府第94次常务会议通过,将于12月1日起施行,这是侨批文化保护传承的里程碑、新起点。

建立侨批档案数据库
“我省现存侨批具有构成系统性和内容丰富性等两大特色,较为系统地反映了清末至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侨乡和侨居地的发展进程,见证了中华文明与世界其他地区文明之间持续不断的交流融合和经贸往来的发展历程,具有突出的世界意义、鲜明的时代特征和重要的历史文化价值。”福建省档案馆专注于研究侨批档案的郑宗伟说,侨批档案因其数量大、持续时间长、涉及地广、内容丰富,涉及历史、政治、经济、文化、社会、遗产保护等多学科的研究领域,为交叉学科研究、新兴学科发展提供了广阔的学术空间。
如何搜集、管理、开发、利用侨批档案,各级档案馆都在努力中。
2018年11月,国家档案局、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教育和研究分委员会在省档案馆设立世界记忆项目福建学术中心,并签署三方《备忘录》。《备忘录》中特别赋予福建学术中心在加强侨批档案文献遗产价值研究,开发不同形式的文献产品,为世界记忆的分享和社会的广泛利用提供范例的职责。
“我们以世界记忆项目福建学术中心为平台,不断提升世界记忆项目的推广水平。”福建省档案馆副馆长马俊凡说。
2019年11月,省档案馆与新加坡国家文物局在福州签署《谅解备忘录》,双方将以侨批为载体,开展档案文献遗产交流合作。在国家档案局支持下,国际档案理事会东亚地区分会吸收省档案馆为会员单位,进一步拓展了我省在国际档案合作交流的平台与空间。
“侨批档案申遗前后,我们组织全省侨批档案资源普查,面向社会开展抢救性征集,加强馆藏侨批档案整理和安全规范管理,建立侨批档案数据库。”马俊凡说,全省各级档案馆馆藏侨批档案数量从申遗前的1万多件增至8万多件,初步建立了包括侨批实寄封、汇票,批局经营与政府管理档案、批信从业者口述档案及批局遗址调查档案等多维度的侨批档案资源体系。

为侨批档案寻找“家”
从成立福建侨批文化研究中心,到建设研究和宣传平台,福建省档案局、省档案馆宣传侨批档案不遗余力,深受华侨华人和民众欢迎。
2015年6月9日是“国际档案日”。海外侨批档案热心收藏者曾福华专程从马来西亚回到家乡,向福建省档案馆无偿捐赠200多件侨批档案,其中,绝大部分为国内罕见的回批,这在福建省尚属首次。
曾福华之所以有这样的义举,是因为他认定福建省档案馆是侨批档案最佳归属之地。
回忆起这段往事,曾福华之子、现在北京大学就读研究生的曾鹤知甚是感慨,“父亲祖籍福建省古田县,1955年出生在马来西亚柔佛州永平县,热衷于收藏各类图书、期刊及连环画。他生前捐赠的这批侨批档案,是其好友陈景翼打算从马来西亚移民印度尼西亚,在整理家中物件时发现的。陈景翼知道我父亲有收藏史书、资料和剪报的习惯,就询问其是否愿意收下,这批侨批档案就这样到了父亲的手上。为了更好地保存,父亲一直以来都在为‘他们’寻找合适的‘家’,以实现这批侨批档案的价值最大化。”
2014年,福建省档案馆联合福建省海外交流协会在马来西亚举办侨批巡回展,其中一站就在柔佛州新山县的福建会馆。“父亲先后两次到展厅观展,第一次观展,他意识到手中也有类似的档案,且拥有比较罕见的回批,对保存具有一定的价值,心中便产生了捐赠的意向。第二次观展,他与福建省档案馆保管利用处处长颜梓森深入交流,了解到福建省档案馆拥有系统保存、研究及整理的能力,于是决定先向该馆捐赠17件。”曾鹤知说。
经过这段经历,曾福华与福建省档案馆有了密切联系,并商讨有关手中侨批档案的去向。“在决定捐赠以前,父亲寻访了新加坡和马来西亚文化界、学界的友人,获得支持。每当提起捐赠侨批档案的想法,父亲总是会回答,‘这批档案拥有无限的价值,不仅是一整套有关侨批寄件人陈景祯的家族史,更是反映20世纪40年代末至80年代中国与海外联系的历史,捐赠才是唯一的出路,把其交给懂得研究、收藏的人才对’。”曾鹤知说。

凝聚保护的最大合力
侨批档案作为珍贵的世界记忆遗产,只有将其保护好、利用好,才能发挥其文献价值。
然而,与保存在档案馆、图书馆和博物馆等公藏单位的其他世界记忆遗产不同的是,我省已列入《世界记忆名录》的1万多件侨批档案分别保管在福州、泉州、晋江等地档案部门及省内有关部门,民间亦还散存着大量的侨批档案。
“侨批档案的保管主体、保管区域、保管和利用方式呈现出多元化特点,导致保护管理和开发利用的实际工作中存在保护难、监管难、协调难,因此立法保护显得尤为重要。”马俊凡说。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记忆项目总方针》有关条款对世界记忆遗产保管和保护机制提出要求,强调采取最适当手段对其进行保护,促进平等利用并提高全世界对其重要性的认识。”郑宗伟说。
在今年福州成功举办第44届世界遗产大会的背景下,我省制定出台《福建省侨批档案保护与利用办法》,明确了档案主管部门对侨批档案保护管理的指导监督职责,并在职责设置、管理制度建设、安全保护机制、共享利用体系建设、研究开发等方面依法进行规范,为侨批档案保护与利用提供法治保障。
“我们以侨批申遗成功作为新起点,逐步探索出一条具有福建特色的侨批档案保护开发和宣传推广路子,建立‘档案部门为主体、多方协作、社会参与、成果共享’的工作机制。”马俊凡说。
(记者 树红霞)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