侨批纵横 | 批短情长 记忆永存

2022-01-26 18:01:00        字号:    

近日,继《福建省侨批档案保护与利用办法》发布和聚焦世界记忆遗产“侨批档案”的纪录片《百年跨国两地书》播出后,《福建侨报》印尼版、菲律宾版等海外版面,接连专版刊发题为《批短情长  记忆永存》的福建侨批文化宣传报道,引起海外广大华侨华人关注。

转发全文如下: 

批短情长 记忆永存 

▲1885年,菲律宾马尼拉颜良瞒寄给石狮钞坑妻子的侨批

1885年,一封从马尼拉寄出的家书漂洋过海,送达福建石狮钞坑村。

42岁的菲律宾华侨颜良瞒写信给妻子蔡氏交待建新厝事宜,叮嘱她要花钱请一场梨园戏演出,并随信附上20银元。

这样一封信汇合一的家书,当地人称“侨批”,曾经是闽南华侨最常见的汇款形式。

 

侨批,是向海而生的产物。

在闽粤方言中,“批”是信的称呼。一封完整的侨批,由批封和批信组成,批封标金额,批信含家书。

有侨才有批,侨批的问世,源于海洋移民。

福建自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山多地少,促使福建人走向海洋。

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打开了中国闭关锁国的门户。作为“海上丝绸之路”的核心,福建沿海港口冲破“片板不许入海”的海禁封锁,闽南民众率先扬起远航的风帆。

当时蛮荒又充满温饱诱惑的南洋,是他们选择走向世界的第一站。之后,大量南方沿海民众远赴外洋谋生,形成了“下南洋”的移民潮。

那个年代,车马航运都慢,如何将辛苦挣下的钱款随同家信递送回乡,成了每个华侨心中的难题。

水客,是第一拨嗅到商业气息的人。

据载,在19世纪40年代,“星洲(新加坡)商业区市街,每见华人拥挤其间。彼等多系苦力,当甘蜜园或胡椒园工人。其所以集诸市街,不外为办理由帆船汇款回乡之所有手续。彼等寄至故乡银信,多托交同乡水客,或相识之归侨,或由近日所见之每一帆船专司其事之搭客带返。寄款者将其银信交与此辈水客,由水客按金融抽收10%手费”。

侨批独特的信汇合一的特殊邮传载体雏形由此形成。之后,南洋经济蓬勃发展,勤劳多智的华人一度控制了东南亚诸国的农业、工业、采矿、商业和对外贸易……小商俨然已成巨贾,以前水客带侨批的方式显然已不能满足日益庞大的汇款需求。

在“下南洋”热潮的裹挟下,一个连接着东南亚华侨聚居地和中国移出地、为华侨解送侨批的庞大跨国运作网络应运而生,并吞吐百年。

 

侨批信局的诞生,拉开了中国金融邮讯发展的序幕。

据《泉州侨批业史料》一书记载,1871年,晋江安海人郑灶伯、郑贞伯兄弟创办的郑顺荣批馆,成为闽省第一家“侨批馆”,比中国自家创办的商业银行早了26年。

9年后,龙溪县流传社(今漳州龙海市角美镇流传村)的郭有品创办的“天一信局”后来居上,历经48年,成为中国邮政史上有记载的规模最大、营业分布最广、经营时间最长的民间侨批汇兑银信局,可说是中国第一邮局。

作为闽南侨批业的佼佼者,天一信局规定寄送侨批必发票根以备查询,并雇佣固定信差,防止信差向侨眷索要小费,侨批信封上加盖的信用戳还会做出这样的承诺:“送到贵家,设法异常,无甲小银,无取酒资”。天一信局将诚信刻印在细节之中,博得了广大华侨及侨眷的信赖,业务发展也随之蒸蒸日上。鼎盛时期,天一信局的年侨汇额达千万元大银,占闽南侨汇总量的近三分之二。这些通过批信局输入的侨汇,除了赡养侨眷、投资侨乡以外,还有部分用于兴办文化教育,支持公益慈善项目,比如爱国侨领陈嘉庚创办的厦门大学、集美学村,菲律宾华侨黄开物创办的“锦宅华侨公立小学校”……

华侨在源源不断输入外汇的同时,也不忘对外输出优秀的中华文化。

在一波波中国东南沿海百姓下南洋的热潮中,就有一名来自泉州的少年——丁马成,1934年,18岁的他移居新加坡后,将自己家乡的南音也播种到了这个包容多民族文化的社会,并将其发展成为新加坡文化交流的一张名片。丁马成担任新加坡湘灵音乐社社长后,提出并实行了改革南音、重振南音的设想,举办首届亚细安南乐大会奏,把南音带到了美国、法国、日本、韩国,将古老的东方文化带到了全世界。

 

一纸侨批,不仅承载着华侨们的浓浓乡愁,更诉说着他们深沉的家国情怀。

华侨游子即便是背井离乡,但根与魂也始终在中国。

在辛亥革命以及抗日战争时期,广大华侨通过捐款、购买救国公债、侨汇、投资和捐献物资等多种方式支援祖国,这些捐赠大多通过侨批或银行寄汇的方式进入国内,支持民主革命、民族解放。

辛亥革命之时,海外闽籍华侨倾力相助孙中山进行革命运动,在光复福建前后,闽籍侨胞捐款总数就已经“不下二百万元”。

抗战时期,遍布世界各地的侨胞同仇敌忾,以实际行动支援祖国。据学者研究统计,海外侨胞每月捐赠达2000万元国币,相当于当时国内每月军费的三分之一。

海外赤子或亲身参与,或奔走筹资,那批封上的抗日口号,那刻着购救国公债的邮戳,那闪耀在字里行间的民族精神,这一封封侨批,无一不向我们展示着华侨们满腔的爱国热血。

 

历史的年轮滚滚向前,它承载了辉煌,也带着遗憾。

作为华侨社会重要汇款渠道的侨批信局,也因为环境的日新月异,于1976 年1月结业。

虽然侨批退出历史舞台,但侨批档案的价值已被业界和社会认可。

▲今年10月24日,华裔杰出青年华夏行参观侨批馆。

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侨批’记载了老一辈海外侨胞艰难的创业史和浓厚的家国情怀,也是中华民族讲信誉、守承诺的重要体现。要保护好这些‘侨批’文物,加强研究,教育引导人们不忘近代我国经历的屈辱史和老一辈侨胞艰难的创业史,并推动全社会加强诚信建设。”如今,在侨乡福建、广东、海南和海丝沿线的东南亚地区华侨遗存于世的侨批,作为“下南洋”移民群体的集体记忆文献,已于2013年6月入选《世界记忆名录》,成为全人类共同的记忆财富。

2021年10月15日,一部聚焦世界记忆遗产“侨批档案”的纪录片《百年跨国两地书》播出,将侨批又一次带回人们的视野。

百年来,漂泊异乡的海外侨胞写下一封封侨批,它们被装入信客的行囊,随着大航海时代的风帆,在世界各地留下印迹。

最开始时,侨批只是一封载满乡愁的家书。它沿着海丝之路,见证了世界上最特殊的邮传载体的崛起;它经历战火的洗礼,成为了海外赤子家国情怀的信仰;它丰富了海洋文化的殿堂,成为一根跨越国界的纽带,一头是羁旅故乡的海外赤子,一头是望眼欲穿的故土亲朋。

如今,属于侨批的历史烟云早已淡去,但品读研究侨批的人,仍能循着时光的轨迹,去体会字里行间那份对家人、故乡和祖国的深情。

(记者  韩惠彬)

福建省档案馆征集侨批 

福建是全国著名侨乡,遍布世界各地的华侨华人近1600万,全省归侨侨眷达700万人。几乎每个华侨都和家人有侨批往来,用自己朴素的笔触忠实地记录下历史的曾经。福建省档案馆副馆长马俊凡表示:“面对这样的记忆宝藏,只有将其保护好、利用好,才能发挥其文献价值。但由于大量侨批散落民间,如何搜集、管理、开发、利用,各级档案馆都在努力中。”

福建省档案馆为侨批档案提供最妥善的保管条件,对馆藏侨批档案进行数字化,有效保护档案实体,并建立数据库。同时,为更好地保护和完善侨批档案,福建省档案馆向社会和个人发出捐赠呼吁。

侨批捐赠联系电话:0591—38269931

联系人:郑宗伟

附件下载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