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福建档案信息网 > 闽档拾贝
老蛮子黄永玉在福建的青涩岁月
本篇目已被阅读 次  
 
福建省档案馆    陈风
颇具神秘气息的湘西,因了沈从文的《边城》而更具游侠、蛮荒却也令人充满遐思而心向往之的气质,湘西凤凰,则有世界上最美丽小城的美誉。凤凰的北门城外有一条清水河,土家族的一排吊脚楼倚跨在河与岸之间,千百年来上演着无数的传奇故事,而被称作鬼才的黄永玉则是这些传奇中孕育出的奇葩。
黄永玉,原名黄永裕,据说是因图简便方改“裕”为“玉”。但这一字之改,仿佛是他对人生定义的更改。他的一生,正似一块被沙石包裹着的美玉,在生活的磨砺中渐渐去芜存精,在岁月的浸染下愈来愈温润。作为画家、作家、木刻家的黄永玉自是名满天下,而他口含烟斗,露着一脸顽皮而纯真的笑容,甚至以古稀之年仍爱在地上打滚的模样,让人感觉很是亲切。只是又有多少人知晓他年轻时代曾在同样拥有世界上最美丽小城的福建度过的那一段青涩岁月呢?在福建省档案馆所保存的民国档案中,有几份当年黄永玉在福建生活的原始记录,其中包括厦门集美中学的入学登记表、成绩册,长乐培青中学的教员登记表等,档案中的名字是为旧名“黄永裕”。这些珍贵的旧档见证了黄永玉生命中那段颠沛流离的历史。
黄永玉,1924年出生在凤凰古城一个父母均为小学校长的知识分子家庭,父亲毕业于常德师范美术科。小时候的黄永玉因受父母熏陶对美术极感兴趣,6岁时就在看《时代漫画》、《上海漫画》等美术杂志了,之后还模仿漫画杂志上的作品开始习作漫画。然而教员的薪酬本就菲薄,战乱年代的生活也从无保障,5个子女的家庭就更是不堪重负。所以在完成了在凤凰县立模范小学的学业之后,为了寻找出路,也因了在厦门集美中学校担任农林职业科主任的叔叔黄毓熙的影响,1937年,十二岁的黄永玉就离开了故乡,来到了文化昌明的厦门就读于集美中学,开始了他在福建五年的浪迹生涯。
厦门集美学校包括集美小学校、中学、水产航海、商业、幼稚师范等,校区环境优美、建筑美仑美奂,是闽籍爱国华侨陈嘉庚倾其一生积蓄在家乡创办的一个童话般的读书王国。当年黄永玉入集美中学校就读于初中班,并分在四十九组。初中班上的同学大部分是十四、五岁,大的有二十一岁,而十二岁的他是班上年龄最小的一个。刚开学时,穿上崭新的童子军校服,黄永玉照了一张像片留念,照片上的他虽稚气未脱却站得笔直。他把照片寄回了老家,并在照片的背面写上“手里有水不要摸,不然坏了”,可见他对照片的珍视。然而在集美时,虽然他也觉得“集美学校有很好的科教仪器、图书”,但是天性的不羁,让他不愿受到束缚,除了美术之外,他对别的课程都没什么兴趣,况且数理化之类的他觉得“长大以后肯定用不上”。所以在集美中学黄永玉的成绩并不好,第二学期除了“美术”、“童军”两门为“甲”外,其余大部份都是“丁”,平均成绩也是“丁”。以致于在他已成大家之后,他的集美老同学还不敢相信此名满天下的黄永玉就是当年五科成绩加起来不到一百分的彼黄永玉。
尽管在学校里黄永玉的纪律散漫、成绩又欠佳,被学校记过、留级,但他其实是爱读书的,天天腻在图书馆里,软磨硬泡地让当图书管理员的婶婶借书给他看。黄永玉本就痴迷于美术,而集美当时聘请了一批优秀的毕业于国内外著名大学艺术专业的老师:郭应麟、朱成淦、黄羲等等。当时这些老师是黄永玉的偶像,给予黄永玉很多艺术上的指导,也是他走进木刻、雕塑等艺术殿堂的领路人。
1939年时,黄永玉就在老师朱成淦先生的介绍下加入了由木刻家野夫、金逢孙办的东南协会,并按照野夫写的《怎么学习木刻》开始他以刀为笔的创作生涯。黄永玉不久就在沙县宋秉恒的《大众木刻》上发表了处女作《下场》,拿到了平生的第一笔稿酬,他请几位铁哥们到中正粥铺一人吃了一碗多加胡椒多加葱姜的牡蛎稀饭,“吃得大家像群打了败仗的强盗”。
这一年,因为打架斗殴,伤人严重,黄永玉被学校给予“留校察看”的处分。对于呆在学校里死读书的厌烦,糟糕的成绩,再加上这个“仅留一口气的处分”,令十五岁的他干脆一走了之,彻底开始了在社会上靠自己的本事挣饭吃的漂泊日子。
黄永玉先是流浪到福建著名的瓷都德化,在当地的一家瓷器作坊里当小工。十五、六岁正是长个子需要大量营养的年纪,独自浪迹天涯的他却总是吃不饱,常常是买来当地价廉的特产竹笋来煮清粥充饥。在德化,黄永玉还收了两个“徒弟”,共同研习版画。但也正是因为替徒弟“报仇”,他背着装有木刻刀、木刻板以及高尔基、鲁迅和沈从文的小包袱离开了德化,开始新的流浪。这一次黄永玉来到了历史文化名城泉州。在泉州开元寺,经常上树偷采玉兰花的黄永玉邂逅了在此修行的弘一法师李叔同,这一老一少一见如故,有过一场精彩的问答,共同演绎了一段奇缘。然而厚重的玉兰花瓣常常在无风的时候也静静的坠落;曾经传奇无数的弘一法师也静静的离世而去了。可惜的是他们相识的时间还没几天;而他在圆寂前四天留给黄永玉的条幅“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世人得离苦”,却仿佛是他们共同的心声。
在泉州的时候,黄永玉加入了实为剧团的“战地服务团”,并担任美工,负责布景、海报。团长王淮先生很是赏识黄永玉,在他的支持下,刚刚十八岁的黄永玉刊印了自己的第一本个人专集《闽江烽火》,收入他之前创作的25幅木刻作品。接下来的日子里,黄永玉随着“战地服务团”以及王淮奔波于闽中仙游及福州等地。
1943年,黄永玉来到滨海小城长乐,他先是在长乐的民教馆当了一阵子职员,之后又就教于长乐培青中学,当上了美术、劳作教员。福建省档案馆的一卷档案里有两份长乐培青中学填写的1943年第一学期和第二学期《教职员一览表》,表内有关黄永玉的信息中“经历”一栏填的是“长乐民教馆职员”,职务一栏填的是“兼任教员”。当时的长乐培青中学共有一百多个学生,对于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岁又毫无师长架子的老师,学生们都十分亲近,学起美术课来分外用功。从长乐培青中学1944年3月填报给福建省教育厅的《各级学生前学期成绩一览表》来看,图画一课的成绩也是远远高于别的课程,每个学生都能达到80分以上。现在这些当年稚嫩的学生们也已是七八十岁的耄耋老人了,回忆起现在的艺术泰斗当年教授自己课程时的小老师模样,应当是无限感慨吧。
1944年结束了在长乐一年的教员生活,黄永玉跟随福建永春的壮丁团出发前往江西,开始了他新的萍踪无定的流浪生活,并且演绎了一个又一个传奇。此后,曾经走过大半个省的福建及在此期间度过的那段青涩的、透过岁月的帏缦看去已成浪漫的成长经历,在他生命中留下了无法磨灭的印记。无论是逃课、打架、上树摘玉兰花的顽皮,还是饿肚子的记忆和对他好让他感受到家庭温暖的好人,都是他一生感念,无法忘怀的,并且在他所写的大量回忆性散文《示朴琐记》、《太阳下的风景》、《蜜泪》中有着详细而生动的记叙。
黄永玉艺术细胞的萌芽可能在其幼时就已形成,但他艺术生命的成长特别是木刻艺术的开端、学习和成长阶段,却是与福建紧密联系在一起。而今回溯黄永玉在特殊年代里仗剑走天涯、特立独行的别样经历,我们感佩于他的行侠仗义,感动于他的无拘无束,更为他在福建的成长经历而感叹不已。
条评论评论信息